以「改革」旗號上任的馬克宏,在實踐他政綱的同時,也遇到了和改革力度過猶不及的民意反彈。 近日由基層發起,同時有極右與極右組織參與,延燒全國的所謂「黃背心」(gilets jaunes)騷亂正是這種反彈的體現。這次騷亂,除了是馬克宏所代表的進步派價值和基層工薪階層的衝突以外,亦是法國告別過去因畏懼民粹而碌碌無爲,裹步不前的經濟和勞工市場改革的開始。儘管法國的失業率仍高於9%,仍高於歐盟平均且僅次於義大利,但法國卻面對著前所未見企業招不到人的情況。「我只需要過個街就可以幫你找到工作。(I can find you a job just by crossing the road)」馬克宏對一位年經的失業者說道。他的一番話招來了民眾的不滿與抗議,有網民批評他完全不理解法國的現況,完全沒有任何同理心。在退休金改革和保鑣醜聞後,馬克隆的狂言不減,也因此支持率一直持續創新低,有些民調甚至指出他的滿意度剩不到30%,但他卻從未試著提升滿意度,並聲明他不為民調工作。儘管如此,馬克宏上任一年半的努力確實帶來了許多巨大的改變。雖然尚未反映在經濟數據上,法國經濟的「體質」–即企業和商業環境卻實在地出現了變化。這也能解釋為何在第一輪總統選舉時支持馬克宏的選民對他的滿意度仍達71%。在一片喧鬧中,馬克隆從來沒有改變過他的競選承諾,也在用他承諾的方式為法國創造新的未來。黃背心騷亂十二月一日晚上,凱旋門圍繞著穿著黃背心的抗議民眾,旁邊的建築物和車輛都被憤怒的示威者點燃。當天有超過一百人受傷,且超過四百位示威者被逮補。法國警方用上催淚瓦斯和水柱鎮壓這場騷亂,事件也登上了各大媒體的頭條版面。這場鬧劇的起源來自馬克宏的環保政策。民眾抗議新的燃油稅造成生活花費上漲,並在網路上連署要馬克宏還原先前的水平。雖然起初以和平抗議,但由於這次與工會發起的抗議不同,缺乏中心組織者,這場抗議後來不但不易平息,更是被極端的抗議者帶向暴力衝突。這次的騷動所支持的訴求,亦在暴力中升級,到要求「減免所有稅款」以及「建立公民集會(Citizen’s Assembly)」等很典型的下意識反射式政治訴求。這都是針對著馬克宏法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中基石一環:爲了改革勞工市場所導致的政府收支平衡問題。馬克宏上任後的18個月,法國的經濟成長不但沒有增速,明年預估的GDP成長甚至只有1.7%。對民眾而言,一連串的改革尚反應在工資增長上,卻已經反映在物價上。法國民調顯示近七成的民眾支持黃背心運動,且近八成認為馬克宏的政策不夠完善,沒有減少增加燃油稅對消費者的影響。八月份離職的前環境部長尼可拉烏洛(Nicholas Hulot) 也出來表示,他先前就已警告馬克宏政府這次燃油稅稅改對低收入家庭的影響不可小覷,不支持如此極端的作法,並提出辭呈表示抗議。儘管如此,為了平衡其他財政支出並有效達成國家綠能目標,馬克宏仍決定必須做出這些短期的犧牲才能達到長期有效的改革。在這次騷動後,他也表示這不該影響改革的決心。法國經濟結構長期的失調,要在任期内對此作最起碼的改善,馬克隆的手段必須强硬,而這種手段又幾乎不可能不觸及固有的權力架構—比如說,過分膨脹的工會和底層的抗議示威—馬克隆改革的真正對手的確並非民調,而是過去二十年勞工市場的僵硬。猛藥就是良藥?既不像仍受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惡夢所纏的希臘和義大利,也不像有人口結構性問題的北歐國家,法國國內的消費力是歐盟中最高之一,法國的中位數年齡也低於歐盟平均。不但有良好、年輕又受教育的勞動力,更是全球出口最高的前十國之一。法國經濟看似並沒有危機存在,但經濟成長卻仍落後歐盟平均。更可怕的是,法國近20年來的失業率幾乎都超過8%,近五年更從未低於9%。長年居高的失業率是法國經濟成長緩慢的主因,更是法國長年無法擺脫的腫瘤。根據IZA 勞動經濟研究所今年一月初的法國勞動市場研究報告,自2000年以來,法國受過高等教育的勞工比例雖然增加,失業率卻仍未改善。即便科技和網路使招聘更容易,增加的卻更多是簽約短期合同的臨時工或是長期續用短期合約的勞動力,於是許多人屬於半失業族群,不享有長期合約的穩定與保護。。也因此,教育水平提升也不能保證勞工不受商業週期性影響。至於為什麼企業會選擇僱用短期而非長期員工,原因可歸於兩點:1) 受嚴謹的勞動法和強大的工會所託,聘請和解僱長期員工不但困難且昂貴,企業寧願選擇短期合約,2) 即使受過大學教育的就業者增加了,勞動力市場仍無法提供企業所需的技術。因此,法國出現了「勞動力」過剩但「技術」短缺的困境。降低失業率是馬克宏的競選承諾之一,但也幾乎是馬克宏所有改革的基礎。以2017年底的宣布的逐步減稅為開端,再接著法國今年上半年推動的勞動改革,並且在2019年的預算計劃中推出更多提高就業率的政策。這幾乎是照著經濟學課本做的提升競爭力的方法。其中,目前最有效的正是勞動改革。新的勞動法給予企業更多與員工直接交涉的權利。舉例來說,11人以下的企業可直接與其員工談薪資條件,並且所有企業可以與員工直接交涉許多福利條件(如:產假日數、忠誠獎金… 等),不再需要通過全國工會。雖然工會已表示對新勞工法的堪憂,且在新法規下,工會仍掌控許多談判權力,但這新法規或許更能代表法國政府與勞工的現況。雖然法國人以罷工聞名,但實際上參與工會的勞工卻是全西歐最低。根據OECD的調查,只有11%的勞工有加入工會,但法國工會的集體協商卻包含僱傭條款的98%,全歐盟與全球最高的國家。更重要的是,新法規給予了員工因不當解雇可領取的資遣費上限,以減低過往中小企業因害怕支付高昂的資遣費或吃上官司而不願聘請新員工的疑慮。這些改革與IMF先前建議法國所採取的措施近乎一樣,但是往年來卻只有馬克宏願意與工會對立進行如此巨大的改革。法國更大的問題在於技術不足的問題,而馬克宏的改革計劃也將其納入考量。馬克宏的勞動部長佩妮可 (Muriel Pénicaud)在今年三月推出了新的培訓計畫。以往法國雖然每年在培訓計畫上花費320億歐元,但62%的培訓資金都用來提升在職者的能力。在新的培訓預算中,新增的150億歐元將用於栽培年經人與失業者上 。馬克宏的政府也積極地與工會合作,除了確保花費可以被有效利用在需要的訓練上之外,更希望能讓高等教育機構和企業的關係能夠更加緊密,以確保法國的教育確實培訓出產業所需人才。以現況來說,儘管馬克宏獨當一面的執政方式常被批評強硬又獨行,但他的改革政策確實讓法國更有競爭力,也更能吸引企業在法國投資與招聘新人。即便許多改革的效果在短期內並不明顯,大部分的政策不但受許多經濟學家推薦,更確實是針對法國經濟長期以來的問題所提出的對策。馬克宏無疑是對了法國經濟下了猛藥,但或許他獨排眾議的改革政策正是解決法國長年高失業率這個腫瘤的最佳良藥。更多論壇文章 嚴凱泰哭了 「鬆綁外勞,救經濟」非仙丹 蔡英文總統還能不下台嗎? 核食公投 民進黨最該承擔苦果 法國暴動的真相:被部分「小確幸們」濫用的自由民主與社會福利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j43mjfnqw 的頭像
mj43mjfnqw

新電視

mj43mjfnq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